极速快3有规律吗|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天下名捕
天下名捕

天下名捕

问天能名列开封府第一名捕,不仅靠的是功夫,他还有一个别人比不了的地方°°审讯。
  他至少有八十三种方法可以让人?#19981;埃?#24471;到他想知道的东西。可是如果一个人没有了舌头,是不是还有办法?
  问天做捕快十二年,还没有撬不开的口,审不清的事。
  现在这个马童已成了现场唯一的目击者,他实在不想错过这个机会。
  开封府的刘执?#20081;?#23558;退休,几位捕头争的也很厉害,如果破了这件大案,下届的执事就?#27426;?#38750;他莫属。况且,关家堡也?#27426;?#20250;好好谢他。
  最近只要一想到这件事,他的内心深处就想起关夫人。
  她那惊鸿一瞥,?#25772;?#31505;非笑的风情,早已在心里扎下了根。
  王似花二十多年前就已是江湖第一美人,那时的问天还只有十几岁,为了?#27426;?#22905;的绝代风华,问天每天都要跑到山上?#26041;!?br />  山离家虽远,可?#32431;?#20197;经过她的家门。
  终於有一天,问天看到了传说中的美人。
  蛾眉凤目,体态婀娜,一?#25918;?#32937;的秀发随风起舞。行走在宽阔的草地上,就好似仙女下凡。
  她的身旁,还站着一位英俊的少年。
  那时的关锦,就已是名动江湖的少侠,他的一杆铁枪,已?#35805;?#26195;生列为「兵器谱」上的第十二位。
  看到了关锦,问天就低下了头,他已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希望。
  後来问天成?#35828;?#19968;名捕,好客的关锦就常常邀他做客,既便是公务再忙,问天也?#27426;?#19981;会爽约。
  ──关家堡内,不仅有个关大侠,他还有个美人妻子。
  虽然能见面的机会很少,但只要有机会见上一面,?#36864;?#35828;上?#22919;洌?#38382;天的热血就会沸腾。
  现在关锦已经死了,王似花会不会感到?#25293;?br />  问天整了整衣衫,他的内心又跳起来,血液里似乎有火在烧。他打开?#24039;?#40657;屋的门,把马童推了进去。
  里面还有一个人,一个三十挂零的成熟妇人。躬着身子趴在那把铁椅上,两手被绳?#24433;?#22312;椅子的扶手上。
  马童见了这个女人立刻就跪了下去,跪在问天的脚下。他已无法开口说话,只是一味的叩头。
  问天笑了,他知道这次的问话?#27426;?#20250;有结果。他大踏步走到女人身後,道∶「如果你不想你娘吃苦,就回答我的问题。」
  马童张着嘴,「啊啊」的点头。
  问天拿起一枝笔,扔到马童面前∶「把你的答案写出来。」
  马童指着笔,摆了摆手。
  是不会写字,还是不想写?
  问天转身,?#30772;?#22899;人的罗裙,一下?#36864;?#30772;她的亵裤。
  手臂虽然粗糙,可她的里面却是雪白。圆滚滚的两瓣臀峰,在烛光下分外诱人,尚?#32431;?#22438;的菊穴,紧密的就如少女。
  问天把手放在细白而圆润的大腿上轻轻的揉捏,女人扭动起臀部,呻吟道∶「大爷,不要┅┅」
  「不要什麽?#20426;?#38382;天把手探向女人的私处∶「只要你的云儿肯写,我就不动了。」
  她的穴肉已被分开,被两根?#31181;?#25745;住。
  「云儿不会写字,大爷,轻一点┅┅?#21476;说?#22768;求?#27169;?#22909;像怕她的孩子会听到。
  「秦某的听力不佳,夫人如果说话,请?#27426;?#35201;大声一点。」问天左手撑住小穴,右手的食指抵住她的後庭。
  她屈着腿,躲避问天的攻击∶「大爷不要摸那儿┅┅妾身┅┅吃不消。」
  问天看了一眼马童,只见他昂着头,眼里充满了怒火。
  问天要的就是这个,只要他受不了母亲的叫声,就只?#34892;?#20102;。
  他的?#31181;?#20280;进穴内,里面竟也湿淋淋的,看来药力已开始发作。
  「夫人这里又湿?#21482;?#21487;是在想什麽好事?#20426;?br />  女人拼命摇头,道∶「大爷,不要摸了┅┅哦┅┅云儿不要看┅┅」
  问天把?#31181;?#25554;入穴?#27169;?#31505;道∶「夫人的声音太轻了些,秦某仍听不懂你的意思。」
  女人的屁股晃得更急,因为问天的?#31181;?#24050;探开了菊穴,从未被人摸过的地方却在孩?#29992;?#21069;让人摆弄,她已快到崩溃的边缘。
  「大爷,饶了我?#21069;桑 ?br />  「夫人的声音还是太低,能否大声一点?#20426;?br />  「饶了妾身吧,大爷!?#21476;?#20154;并住双腿,大声的叫出来。
  「夫?#19997;?#20013;虽说不要,可是这里却不是那样。」问天抽出?#31181;福?#27880;视着上面的淫液∶「你的儿子也该知道,只有淫荡的女人,一摸才会流水。」
  既便是再无助的人,听到对母亲的侮辱也无法承受,问天的话刚说完,马童就扑了?#20384;矗?#21676;住问天的?#31181;浮?br />  他的眼里已布满了血丝。
  是什麽原因,宁肯让母亲在眼前被人凌辱,他也不?#24863;?#20986;来,是不愿还是不敢?
  「云儿,不要做傻事┅┅」母亲?#20004;?#36523;体,手却无法挣脱出去。
  问天笑看着眼前的母子,右手托向马童的下颌,他的嘴只得张开,张开後就再也无法?#19979;!?#24868;怒的马童挥舞手臂打向问天,却反被问天扭到身後,很快的,一条绳子就缠上了手臂。
  「你这个禽兽,快┅┅快放了云儿。?#21476;?#20154;扬起左脚,踢向问天的下身。
  问天一闪,手已抄住她的脚腕∶「夫人不必急的,秦某做事不?#19981;?#22826;快。」说话间,反手一掌打在她的臀峰上,「啪」的一声过後,白嫩的屁股上就多了一道手印。
  「啊┅┅禽兽!?#21476;?#20154;大声的叫?#21834;?br />  「啪!啪!」
  「夫人叫错了,在下问天。」
  「禽兽!你不得好死!啊┅┅」
  ?#26438;?#29983;自有天定,夫人多虑了。」问天分开她的双腿,?#31181;?#25554;入穴?#26657;?#22312;里面扣挖。
  「小穴如此用力,夫人莫非?#19981;?#25384;打?#20426;?br />  「你这┅┅啊┅┅不要┅┅」穴里受到粗暴的攻击,她只得用力地扭动着臀?#20426;?br />  「夫人的屁股扭的很好,在儿子的面前是不是有特别的感觉?#20426;?br />  问天的?#31181;?#28369;向臀沟,抵在菊花蕾上。拍打过後的屁股红红的,这使她的身体更?#29992;舾校?#33738;花瓣轻轻的开合,问天一下就插了进去。
  他的两手同时动,下面的抽出,上面就插进去。
  「啊┅┅哦┅┅不要┅┅?#21476;?#20154;的叫喊变成了呻吟∶「不要那麽深┅┅」
  「夫人果真是个淫荡的女人,你的後庭可被人干过?#20426;?br />  「没?#26657;?#21999;┅┅禽兽!┅┅」
  「夫人如果再不合作,秦某就只有帮你开垦了。」问天又往里加多了一根?#31181;浮謾该?#22788;如此紧密,做起来?#27426;?#20250;很愉快。」
  ?#20463;┅?#21999;┅┅嗯┅┅痛啊┅┅禽兽┅┅嗯┅┅?#21476;?#20154;摇晃着身体,臀部翘的很高,似在躲避,又像在迎合。
  「夫人一口一个禽兽,是不是很快乐?#20426;?br />  「嗯┅┅不要说┅┅禽兽┅┅」
  「你的云儿到现在还肯答应,恐怕他也想更多的看到母亲的浪态┅┅」问天蹲下身子,?#31181;?#21152;快了磨擦,忽的舔上她的屁股。
  「哦┅┅云儿不要看┅┅不要舔┅┅」火热的屁股被舌头一舔,?#24615;?#30528;又痛又麻的感觉,旁边的儿子忿怒的瞪着眼睛,他的目光里竟真的好像?#34892;?#20852;奋。
  「云儿,娘不是的┅┅不要看娘┅┅」这麽说着,自己的屁股却尽力的送了上去,迎接问天的抽插和舔弄。
  「夫人,你的淫液带着骚气,」问天的舌头代替了?#31181;福?#22312;穴缝上挑拨∶「是不是想让肉棒插进去?#20426;?br />  「嗯┅┅不┅┅不是的┅┅禽兽┅┅」
  「你正是壮年,丈夫又长年不在家?#26657;?#24819;没想过儿子的东西?#20426;?#38382;天包住一片穴肉,疯狂的吮吸。
  「哦┅┅没有┅┅没有想过云儿的┅┅东西┅┅?#21476;?#20154;满脸通红,?#20302;?#30340;瞄向儿子。
  儿子也正在偷看母亲,两人的眼睛对视在一处。
  问天又道∶「女人说没有的时候,十有八九却是有的意思,看来你还真的想要儿子的肉棒。」
  母子间仍在对视,听了问天的话,马童的眼中发出热情的光芒。他的身体已在颤抖,好像急切的想要听到母亲的回答。
  儿子的?#20174;?#30475;在眼里,女人的心跳也快了起来,她盯着儿子的面庞颤声道∶「嗯┅┅云儿┅┅娘┅┅嗯┅┅」断断续续的话,就已把母亲的心事吐出来。
  马童激动的挣扎,却被绳索绊倒在地。
  「云儿,娘懂了┅┅嗯┅┅娘的好云儿┅┅」
  ?#20463;┅?#21834;┅┅啊┅┅」马童在地上?#25429;?#20062;求的望向问天。
  问天放开女人的身体,对马童道∶「只要你把那天的事告诉我,以後你们母子┅┅」
  马童闭上眼,他的内心想必也在挣扎。
  「云儿,快┅┅快告诉他┅┅娘┅┅嗯┅┅」
  母亲的呼唤给了他动力,马童终於点了点头。
  问天松开他的绳子,他就拿起了笔。
  他真的不会写字,但他会画。而且画得非常传神。
  在林间的空地上,有一辆大马车,马车的上面还遮着珠帘,另一面的关锦却已倒在地上,他的後?#25104;希?#26377;一把剑。持剑的是一个 面的黑衣人,他的眼睛?#34892;?#29305;别,所以问天一下?#22270;?#22312;心里,这双眼睛?#27426;?#22312;?#30446;?#36807;!
  画完了这些,马童就扔了笔,两手比划着,让问天放了他的母?#20303;?br />  问天收起画,回首道∶「你?#28982;?#21435;,打扫好卧房後,明日你们就可住在一起了。」
  马童还想再说什麽,却终於没有出口。
  「云儿┅┅你先走,他不会为难娘的。」一阵调理之後,她变得识趣多了。
  问天笑着走到她身旁,用?#32622;?#19978;红红的屁股。
  「不要摸了,快┅┅快进来┅┅」
  「夫人?#38382;伦?#24613;?#20426;?br />  「我┅┅想早点回家。」
  
  二、乱花飞舞
  听了薛耻的结论,?#25105;?#24182;没有奔向唐门,他还?#34892;┦乱?#20102;解。
  因为──既便是五个唐门高手同时发动,也休想在一招之内攻到关锦身前,也绝没有机会把剑插到他身上。
  穿过那片树林,再往前走,就是云海山庄。云海山庄并没有建在山上,附近也没有海。更?#23104;?#30340;是,?#25105;?#30475;不到一株兰花。
  这已说明了一件事∶王景在说谎!
  端上荼,王景道∶「何二爷来此,想必是为了关大爷的事。」
  ?#25105;濉?#21756;」了一声,算做回答。如果不是为了大哥,他实在不愿和说谎的人在一起。
  王景挥退家人∶「在下虽然说谎,却也是为了关大爷。」
  「哦?#20426;?br />  「这是个秘密。」王景端起?#34987;常?#24930;慢的喝。
  ?#25105;?#30385;眉,等着他说下去。
  「如果不是关大爷出事,在下是死也不会讲的。」
  ?#25105;?#19981;语。
  王景又道∶「在很多人的眼?#26657;?#20851;锦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侠。」
  ?#25105;?#28857;头,道∶「不错。」
  王景道∶?#26438;?#20197;有时既便他做一些特别的事,别人也不会多想。」
  ?#25105;?#36947;∶「在下不懂。」
  王景悠然道∶「关锦虽与阁下交厚,?#34892;?#20107;却在瞒你。」
  「哦?#20426;?br />  「不知何二爷是否知道江湖上新近又多了一个帮派?#20426;?br />  ?#21018;?#20041;堂?#20426;?br />  ?#21018;?#26159;。正义堂最近所办的几件大事二爷想必也知道了?#20426;?br />  正义堂二月开堂成立,半年来已横扫?#24615;?#27494;林,四月捣毁「铁家四虎」,五月?#26494;?#28139;贼「花面郎君」,七月新开分堂三十五处,这个月初┅┅
  「二爷可知堂主是谁?#20426;?br />  ?#21018;?#20041;堂所做所为皆是正道,但堂主的身份却好像在刻意隐藏。」
  「不错。这只是因为正义堂的堂主就是关锦、关大爷!」
  「可有证据?#20426;?br />  「不需要证据。」王景背过身,走向一幅画。
  「这件?#20081;?#26159;我无意间才发现的,」他叹?#19997;?#27668;,又道∶「关锦每次到这里来,总要带着一些东西。」
  ?#25105;?#27809;有问,他知道他?#27426;?#20250;说下去。
  「那一次我们都很尽兴,」王景闭上眼,像在回味一件很久以前的事∶「到了後来,关大爷?#36864;?#20102;。」
  那是一个特别的夜晚,王景在走进房里时,赫然发现了一个红布包裹。王景以为?#27426;?#21448;是助兴之物,?#36864;媸执?#24320;,没想到里面是一个本子,上面记载了许多事。许多只该藏在心底,而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  ?#25105;?#36947;∶「没想到阁下还有这种喜好。」
  王景道∶「我当时也很後悔,正想重放进去,关锦就醒了。」
  「他怎麽解释?#20426;?br />  「关大侠并没有说什麽,只是让在下不可讲与他人。」
  「阁下所说虽然悦耳,只是在下实在想不通一件事。」
  「哦?#20426;?br />  「关大哥来此不是为了兰花,」?#25105;?#30447;住王景,沉声道∶「难道只是与阁下谈天?#20426;?br />  「关大爷虽然不是为了兰花,却是为了另一件事。」王景又叹?#19997;?#27668;,他的脸竟微微发红∶「名满天下的关大侠,却和在下有个共同的嗜好。」
  嗜好?莫非也是无法告人的秘密?
  
  ***
  夜已深。
  王似花还没有睡。明天,丈夫就要下葬,这次真的是永别。
  灯光柔和的泄下来,照着她的?#24120;?#22905;的眼角有泪。
  他这一去,是绝不可能再回来了。生离死别的滋味,不是切身体验,是说不出那种感觉的。
  王似花站起来,走向墙边的铜镜。披着纱衣的玉体看起来仍是那麽诱人,高耸的趐胸、嫩白的大腿,在薄纱的掩?#25345;?#19979;,反倒更加突显出来。
  如果说少女的身体是春药,那麽成熟的女人就应该是毒药了。
  少女在床?#29616;?#26159;接受,既便是心里想动也不敢做出来。却也正是这种?#20013;?#21448;怨的样子,让人?#19981;?#22905;们,年龄越老的男人,往往更?#19981;?#20570;这种事。
  性事不?#27426;?#35201;持久,但?#27426;?#35201;有趣。如果女人的年龄比自己的女儿还要小,做起来的感觉就好像在梦游一样,不只是新奇,更主要的?#24378;?#20197;?#19968;?#22810;年前的感觉。
  所以有钱的豪富,大多肯花大价钱给?#19997;?#33502;,他?#25772;?#35201;的,不?#27426;?#26159;那一点嫣红,大多是为?#19997;礎?#30475;着初经人世的少女在身下婉转?#21051;洌?#25215;受着从未见过的东西在身体里冲撞,她们那时的样子最是动人,也最能激起男人的情欲。
  少妇就不同了。
  她们在床上经历更多,经验更丰富,不只是承受男人的冲击,她?#19988;讯?#24471;配合。而且她们往往做自?#21512;不?#30340;动作,说心里想说的淫语。这样的女人就如毒药一样甜美,虽然知道她们的可怕,可男人们还是会吃,一吃上就再也放不下。
  王似花的年龄已经不小,像她这样的年龄在乡下已有人辞?#28291;?#26356;有人已经做了祖母。
  可是她的身材却没有变,一如春情初开的少女。腰肢依?#19978;?#32454;,胸膛不仅?#35805;祝?#32780;且挺拔,挺得已?#34892;?#19978;翘。两个微微泛红的乳头,还是那麽小,?#31181;?#25467;在上面,就有一股火朝下面钻去。
  王似花眼波流动,凝视着镜中人,看的似已痴了。
  镜中的美人笑了,她的手拉开纱衣,?#31181;?#22312;胸前滑动。白如羊脂的乳峰在灯光下颤抖,迷人的乳沟在搓揉中忽开忽合。她的脸罩上了一层红晕,春葱般的玉指揉捏住乳头,渐渐的往下身摸去。
  保持容颜不老的方法有两种∶一种是男人的滋润;另一种却是一种武功。
  男人的滋润虽然?#34892;В?#21364;不是常人所办得到的,?#36864;?#26159;天下最强壮的男人,也不能终生不停的给妻子浇灌。
  这种武功传自西方的魔教,三十年前艳播天下的「百花仙子」就是凭着它为害江湖。
  那时的「百花仙子」年已过百,可是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相信,男人们为了她拼得你死?#19968;睿?#22899;人们提起她却羡慕得要命。
  她看来就如三十许的美艳少妇,粉嫩的肌肤散发出淡淡的香气。香气迷人,人亦迷人,为了她已不知有多少江湖後生断送了性命。美人裙下,死忠之士成千上万,「百花教」在两年内,就已超过了少林、武当,她手下的「十二金钗」、「八十四凤」在江湖上每过一处,就?#30772;?#28139;风血雨。
  後来少?#33267;?#21512;武当、青城几大门派?#22253;?#33457;教进行清剿,苦战了五个日夜,才?#20122;?#23467;中的「百花仙子」?#30629;?#26469;。
  她的阳字级贴身护法都是一等一的好手,一战下来,众派死伤过百,就连少林的「无忌」大师也命丧当场。
  无柰之下,众派只得暂时退守,封锁住「百花教」的入口之处,看着她?#20146;?#20197;待?#23567;?br />  谁知就在当夜,「百花仙子?#23396;手諭晃В?#23613;管各派用人海战术强攻,最终还是让她逃了。
  王似花见到她的时候是在山脚下,那时的「百花仙子」身中二十九剑,倒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  王似花陪伴在她的身旁,陪着她渡过人生的最後一天。
  在死之前,「百花仙子」从怀里摸出一本书,对王似花说了一句话。
  那时的王似花只有十五岁,对那句话还不是太懂。但她还是记在心里,这些年来,她已?#20302;?#30340;在做。
  「想拴住男人的?#27169;?#23601;练这上面的功夫。」
  
  ***
  现在已近午夜,正是练功的时辰。
  王似花脱掉纱衣,对着铜镜摇摆,她的?#31181;?#22312;下身搔弄。
  「本门秘功?#22909;?#22914;春』,只传门内弟子,一代只传一人。」
  「此功久修,能使人青春永驻,若能同习采阳?#25346;?#20043;法,则可得长生。」
  「习?#38750;?#30340;第一步要使自己发情,春情?#33050;ǎ?#25910;效越大。切记∶不论用什麽办法,?#27426;?#35201;使自己春情大发,否则,练之无用。」
  这是那本书中第一页上的话,第一次看到时,王似花只?#24039;?#20102;一眼就面目通红,现在,却不仅早已习惯,反倒是迫切的寻找那种感觉。
  那种依靠幻想、梦境所能达到的快?#26657;?#19981;是常人所能体会到的。
  没有禁忌,没有理数,就如普天之下的男人,赤裸着身子围在自己身旁,他们的下身,都挺立着冲天的巨大阳物。
  那时的自己,不只是天下最美的女人,更已是天下最有权势、最幸福的女中丈夫。
  烛火熊熊,她已陷入梦?#22330;J种?#25720;索着探入花蕊,在里面肆意撩?#28023;?#22905;的声音也渐喘渐急。
  铜镜的後面藏着一个小洞,里面只有两件东西∶一本书,一个包装精美的红匣。
  红匣的里面,还有块红布,揭开红布,王似花就笑了。这种笑,天下人还都没有见过,?#36864;?#35828;出来,也没有人会相信。
  堂堂正正的关锦大侠的妻子,关家堡的女主人竟会有这种笑容,这种包含着淫秽,甚?#21015;?#24694;的笑容,恐怕杨州最红的「柳眉」姑娘也笑不出。?#36864;?#31505;得出,也绝对笑不出这?#32622;?#24577;。
  她好似对着多年的闺中密友,一面笑,一面把那个东西拿出来,反手插进饱满而圆耸的臀峰中间。玉手抚弄,臀儿狂摆。那个软?#30772;?#38761;,却又硬挺?#35782;?#30340;棍?#21451;?#23376;弯弯的,就如江南的香蕉,前面的?#31181;?#25277;离,後面的就伸进去。
  盏荼时分,她的身体上已渗出细密的汗珠,她的?#31181;?#24494;一用力,後面的棍子就没入了臀缝,?#20250;?#22905;就打开了那本书。
  「想拴住男人的?#27169;?#23601;练这上面的功夫。」
  丈夫已经辞?#28291;?#22905;还想拴住谁的?#27169;?br />  
  ***
  八月十四。
  ?#20426;?#26377;雾。
  ?#25105;?#31449;在关家堡的大门外,虽只是初秋,天气已?#34892;?#23506;意,?#25918;?#30340;杂草上,已结上薄薄的一层霜。
  今天是关锦下葬的日子,江湖上有名的几大门派,早早的就有人?#20384;礎?br />  唐门的唐大先生,?#19997;?#23601;站在?#25105;?#36523;前,谨慎的回答?#25105;?#30340;每一句话。
  ?#26438;?#24402;之毒,本门?#35759;?#24180;禁用。」唐大先生年已六旬,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是太好。
  近十年来,唐门的威望已大不如前,可是下毒的手段,却非昔日可比,为了达到目的,他们已不再拘於?#25340;车?#24180;立下的规矩。
  「只要和唐门过不去,那个人就离死不远了。」这是唐门盛传的一句话,据说第一个说这句话的,就是唐大先生。
  唐大先生身材细长,腊?#39057;牧成?#22534;着笑意∶「这种毒用法太难,为了它已有多人再也无法出手。」
  这就是他的理由,禁用的原因也很简单,不是怕受毒之人死的太快,但如果下毒的人伤了手,却是不可原谅的。
  ?#26438;?#24402;的用法很特别?#20426;?br />  「不是很复杂,但天下间学得会的人还不是太多。」唐大先生笑意更浓∶「现在普天之下,绝不会超过三个人。」
  「这三个人?#27426;?#37117;是唐门中人。」?#25105;?#30340;胸中涌起一股热浪∶「除了阁下,另外两个人是┅┅」
  唐大先生笑的更开心了∶「我虽然会用,但却已有八年不沾这种武器了,另两个人却不是本门中人。」
  他的目中忽的现出一种崇?#31895;?#24847;,喃喃道∶「可用速归之人,不?#27426;?#38750;得武功超绝,但却?#27426;?#35201;有一双妙手。」
  ?#25105;?#24050;不禁向他的手望过去。
  唐门中人,向来只穿长衫,两个袖口又做得特别宽大,而唐大先生的不仅够宽,而且够长,长得几已到了膝上。
  是为了做事方便,还是怕别?#19997;?#21040;他的手?
  唐大先生笑着抖起袍袖,里面的一双手闪电般窜出,对着?#25105;?#38754;门抓过去。?#25105;?#21482;是一闪,他的手就已落空,但他的手里却多了样东西。
  唐大先生笑着摊开手,把?#25105;?#30340;胸佩交还给他,道∶「手不仅要快,还要灵活。」
  他的手就很灵活,他的手也足够快,?#25105;?#24050;?#34892;?#25026;了。
  唐大先生却怕他还是不懂,继续道∶「仅有这些还是不够。」
  还是不够?
  「是的,配用速归之人,?#27426;?#35201;有一颗坚强的心。」
  下毒的人,哪个不是心狠手?#20445;?br />  ?#25105;?#27809;有问出来,他不想打挠唐大先生的兴致。
  唐大先生昂首挺胸,道∶「天下间,除了我,就只有少林的苦修大师,还有蛾嵋的静水师太可以避开下手时毒性的反攻。」
  一个是少林高僧,另一个也是以仁慈名冠天下,这两个人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来。
  ?#25105;?#28857;点头,问道∶?#22919;?#38395;唐大先生喜好游山?#36864;?#19981;知近来都到过什麽地方?#20426;?br />  唐大先生收起笑容,正色道∶「在下已有三年不出蜀?#23567;!?br />  
  ***
  白帆招展,哭声阵阵。
  关家堡送葬的人群终於走远,操劳多日的管家松了一口气,转身走向後堂。
  「夫人。」
  ?#26438;俊?br />  「是我。」
  「有事吗?#20426;?br />  「他们,他们都走了。」
  「进来。」
  管家推门而入,就处在一个纱的世界。
  轻柔而?#35813;?#30340;薄纱,恰似脂粉香气里的美人。
  这里是王似花的闺?#20426;?br />  王似花背对着管家倚在床上,透过蝉翼般的黑纱,她的裸?#22330;?#32420;腰、伸展为?#19981;?#20016;润的臀?#20426;?br />  「花郎?#20426;?#29579;似花玉手一抬,纱衣随之滑落,她那雪白而光滑的胴体,就展露在管家的身前。两瓣饱满的臀峰中间,夹着一条红布,映得人移不开眼睛。
  管家的呼吸似已停?#20572;?#39076;声道∶「夫┅┅人,夫人是要┅┅」
  王似花拿起一面铜镜,道∶「那个江南薛耻是不是很听话?#20426;?br />  「他不但很听话,」管家移步向前,他的手竟摸在王似花的大腿上面∶「而且┅┅」
  管家的手放肆的在王似花身上抚弄∶「他?#36864;?#24819;不听话,现在也不行了。」
  「嗯?#20426;?br />  管家俯身低头,沿着大腿向下舔过去∶「花某的手段夫人难道还不了解?#20426;?br />  他不仅自?#28023;?#32780;且?#34892;?#29378;傲,一双手在王似花的玉体上揉揉捏捏,嘴慢慢的游向脚裸,把涂满寇丹的脚趾含在口?#23567;?br />  关锦尸骨未寒,他这个做下人的似乎太胆大了些。
  王似花却没有生气,就连一丝不满的意思也没?#23567;?#26159;不是这种情形早已发生过?还是她怕他做什麽?
  大腿丰满,小腿纤秀。更美的是她的足踝,美得让人禁不住会想一些奇妙的事。王似花转过身,架起右腿,那管家就像什麽?#39057;?#24352;口追了上去。
  王似花笑了,她对自己的身体一向很?#34892;判模?#26356;知道身体每一部份的作用。
  其实女人对於男人,实在是有很多办法的。
  她的脚腕上套了?#27426;?#32418;丝软环,如果有人愿意,甚至可?#22253;?#22836;钻到里面。
  这是今天她?#26082;?#24819;到的武器,对男人而言,真正的武器不?#27426;?#38750;要是金银铜铁,只要你想的到,再加上时间、环境的把握,有时既便只是一滴水,也足以让一个呼风?#25509;?#30340;男人伏在女人的身下。
  ?#28010;?#30340;女人?#27426;?#24471;一哭、二闹、三上吊,却不知这样并不能唤得男人的?#27169;?#26377;时甚至会得到相反的後果。真正的女人,驾驭男人的技巧绝不是常人所能想到的。
  王似花挑动脚?#28023;?#31505;看着管?#39029;?#24320;丝环,直到他的头钻进去,他的舌头又贴上小腿。
  「你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东西,」王似花抚着他的头,继续道∶「既?#39029;希?#21448;老实,让我实在不想让你走开。」
  管家的动作攸?#27426;?#27490;,道∶「夫人的意思┅┅」
  王似花道∶「一个新寡的妇人,每天都有管家陪侍左右,总是不大好。」
  管家道∶「只要夫人不弃,关家堡内又有谁敢乱说?#20426;?br />  王似花叹?#19997;?#27668;,道∶「别?#19997;?#24597;还没这个胆量,但是旺天已经不小,他?#35759;?#24471;很多事。」
  管家放下心来,他的舌头又开始活动∶「关少爷虽已长大,但?#34892;?#20107;想来他也不会忘得太快。」
  「那件事夫人最好也要记得些,省得做下人的每天提醒。」管家慢慢的从丝环里钻出,?#20250;?#23601;?#35828;?#29579;似花的身上。
  
  ***
  「把酒问青天」。
  这是一句诗,也是一把剑的名字。
  真正绝世的好剑,它的名字也必不寻常。
  磨得发白的鹿皮剑套,青冷无情的剑峰,在烛光闪耀之下分外惹人,问天的心又怦怦跳起。
  「夫人说秦大爷多日劳累,特别选了这件礼物。」送过来的是一个涂满?#39318;?#30340;女孩,说完了这句话,她就坐在问天的?#25345;小?br />  年?#36864;?#23567;,她的身材却已不是那麽小,饱满的双峰、肥大的臀部,都已说明她的不同。
  「她还有什麽交待没?#26657;俊?#33016;中热浪滚滚逼人,问天的声音几已控制不住。
  女人双臂缠上问天的脖子∶「夫人还说,秦大爷要我做什麽我就做什麽。」说话间,她一手探向问天的下身,隔着袍子抓住肉棍。
  「秦大爷,你要我做什麽?#20426;?#22768;音娇?#27169;?#39321;气引人。
  她的?#31181;?#22312;棍身与卵蛋之间上下?#25105;疲?#25720;得问天心更慌了∶「王┅┅你家夫人是否还有别的?#24895;溃俊?br />  「没?#23567;!?br />  问天的心一下就沉到了海底,为什麽没?#26657;?br />  「大爷,?#21476;?#20154;捉住问天的手臂∶「我这里?#34892;┱停?#22823;爷快帮我揉一揉。」
  女孩的样子虽然很急,但问天却提不起丝?#21015;酥拢?#36825;种一开始就提枪?#19979;?#30340;事,若不是为了赏银,就?#27426;?#26159;为了什麽目的。
  「你还是回去吧,这里没什麽要做的。」
  「大爷,我┅┅想要你┅┅?#21476;?#23401;的眼?#26032;?#20986;惊惧之意∶「大爷的肉棒很快就会硬的,我要你插我┅┅嗯┅┅大爷。」
  问天一把推开,怒声道∶「秦某没?#34892;?#35201;,?#36864;?#26159;?#26657;?#22825;香楼像你这样的也不会?#34180;!?br />  「大爷去过?#20426;古?#23401;背过身,两手扯开胸前的搭扣∶「既已去过,又怎麽会不想?#20426;?br />  肥白的大乳、丰厚的臀肉,女孩在问天的身前扭动起来∶「贱身愿与大爷同登极乐┅┅嗯┅┅大爷你看这里都湿了┅┅」
  问天冷冷道∶「你若再不走,我就马上把你扔出去!」
  
  ***
  看?#25293;?#20010;女孩子小鸟一样跑出去,问天才又坐下来。
  她送过来的是一个方匣,散发出淡淡的女人香气,问天打开它,就看到了那把剑。
  这把剑当年在江湖上?#30772;?#36713;然大波,为了它祟山、恒山两大门派争得你死?#19968;睢?br />  问天拿起来只看了两眼就已放下。
  我不是用剑的人,要剑何用?
  你应该知道我所想的,却为什麽要让一个青楼贱货来诱我?
  匣子的用料很考究,里面还有一个夹层。夹层的里面,赫然有一条粉红的绸布,上面还写了几个字∶
  『?#25293;?#38271;夜,?#22919;?#29645;惜;鸳鸯坠水,我心依依。』
  下面没有具名,却比具名更让人心动,这?#22919;?#35805;问天?#35759;?#20102;不下百遍。每读一遍,他都要想上好久。
  ?#24742;?#20013;似已回到童年,回到常常做梦的时代。
  月光皎洁,寒气浮动,问天的心里却燃起了火,渐渐的烧向全身,就连他的眼睛都?#34892;?#21464;了。变得凸出,他的舌头竟围着唇乱抖。
  有人说这是一种病,一种不可救药的病,通常得这种病的人,在那一方面都会很行,也有人管他们?#23567;?#33394;鬼」。
  色中的恶鬼一但附身,就只有美色?#25293;?#27835;愈。
  他已?#34892;?#24460;悔,不该让那个女孩离开。
  欲火一点一点漫涎,烧得他撕破长袍,?#31181;?#33258;然的向下抓去。一手在上,一手在下;一手?#30528;?#21478;一手却好像在抽插。
  天下第一的名捕,做起这种事来也与常人不同。
  他做得正在妙处,眼看就快要到达顶峰,房门忽然开了一条缝,那条缝的中间,是一条丰满而结实的大腿。
  「寒夜孤灯,秦大爷自己倒很会享受。」人虽在门外,性的挑逗却已扑面而来。
  ?#20463;┅?#35841;┅┅谁在外面┅┅」
  「夫人知道大爷睡不安稳,特意让我来的,」她还是站在门外∶「只是不知秦爷会不会把我扔出去?#20426;?br />  「秦某会怎麽做,总要?#32431;?#25165;知道。」问天一面回答,一面抓起长袍把下身掩住。
  
  ***
  大雾。沉夜。
  夜色愈浓,迷雾中一条人影穿过走廊,闪进关家堡的内院。
  这样的夜,做什麽事都很方便。
  王似花倚靠在水池里,轻缓的热气也似迷雾一般将她笼罩在里面。她?#19981;?#36825;种感觉,在腾腾的热浪?#26657;?#25972;个身躯都似已化掉。
  他是不是?#32654;?#20102;?
  心烦的日子现已结束,以後┅┅
  「娘┅┅」关旺天闪身而入,目光?#26438;?#30340;看着自己的母?#20303;?br />  王似花好像没有听到,依旧舀起一勺?#20154;?#27975;在伸开的大腿上。
  水似也在诱人,急急的顺着大腿流向中间,冲开黑黑的毛发,下面?#19988;?#25949;的花唇一闪而现。白中透红的大腿,女人最隐私的部位,都一览无遗的展现在儿?#29992;?#21069;。
  关旺天喘声渐急,两手拉起袍带,唤道∶「娘!娘!」
  「嗯┅┅」王似花点了点头,十指慢慢的滑向蜜穴∶「天儿┅┅现在是什麽时辰┅┅」
  关旺天看?#25293;?#20146;的?#31181;浮謾?#23376;时将尽,丑?#26292;┅?#20182;的话悠然打住,趋身到母亲身边∶「娘,我┅┅」
  母亲的?#31181;?#24050;探入穴?#26657;?#27491;被两瓣红嫩的蜜肉夹住。王似花道∶「娘要洗净些,把他的东西全部清除掉。」
  「娘,你真好┅┅天儿,天儿不会让你失望!」关旺天手足俱动,不知该放在什麽地方。
  看着儿子焦燥的双眼、听着儿子?#38590;园?#30340;表白,王似花笑了∶「只要你记得娘的好处,今後你就是关家堡的主人。堡内的一切就全是你的,包括我也┅┅」
  她的眼波流动,一双美目挑向儿子的下体。
  「这麽多天?#36824;?#26469;,和人做过没?#26657;俊?#29579;似花媚态撩人,玉?#31181;?#21521;儿子的鼻尖,她的手上还残留着自己的淫液。
  「娘,我┅┅」
  「做过就做过,男人?#19981;?#19981;要吞吞吐吐。」王似花?#31181;?#19968;点,一?#25105;?#28082;顺着儿子的鼻子而下,淌入关旺天的口?#23567;?br />  关旺天闭唇狂吸,将母亲的?#31181;?#21547;在口?#26657;?#20004;手拉动袍带,露出他赤裸的胸膛,贴身的衾裤已被肉棒顶起。
  「你知道娘不?#19981;?#22826;急,怎麽又这个样子?#20426;?#30475;着儿子的肉棒渐渐涨出,王似花笑得更媚。
  今晚?#27426;?#35201;满足。为了这一天,她已付出太多,想了太多,更何况那种药已明显的在体内发作。
  那种药是在丈夫的秘室里找到的,如果不是他死的这麽「巧」,也许自己永远都用不上这种东西。
  「痒钻心」虽然传自西域,却还没有这麽大效力,真正催淫的是塞外的一种奇草。这种草本没有名字,最初只是用来?#23521;?#29275;马。後来有人发现塞外的畜肉可以助淫,医家几经考证才发现是草在做怪。
  所以这草也就有了名字∶「快活草」。
  只要把它放在酒中浸上百日,服上一口?#32431;?#28139;战一夜而不败。更何况这草浸的不是酒,而是本就逗淫的「痒钻心」?
  刚才练功的时候她就已感觉到不同,通常要半个时?#35762;拍?#20570;好的?#24613;福?#20284;乎一开始就好了,片刻下来她的皮肤已不仅是娇嫩,那种紧凑的弹性已胜过处子。
  关旺天吐出母亲的?#31181;福?#25289;着她按上衾裤,却被她抽手退回。
  「天儿┅┅」王似花转动身体,背对着儿子翘起臀?#20426;謾?#32473;娘擦乾净。」
  「不知娘可?#19981;?#22312;水里┅┅」关旺天脱下长袍,就要下到池?#23567;?br />  「你只知水中有趣,却不知还有更妙的地方。」王似花扭动臀部,让儿子看着後面的菊洞∶「那地方原来是他的,现在┅┅」说话间,她的?#31181;杆?#30528;肌肤滑下,按揉在那里。
  「什麽地方?#20426;?br />  「养心楼。」
  「养心楼?那里岂不是父亲读书之处?难道┅┅」
  「那里虽说是读书的好地方,可你爹他却从未真的读过。天儿,有无兴趣与娘┅┅」
  「天儿?#27604;?#24895;意,只是现在堡内┅┅」
  ?#36127;我?#24050;经回府,江湖上的同道也早已离去,即便有下?#19997;?#21040;,又有谁敢乱说?#20426;?#29579;似花起身罩上薄纱,偎进儿子的怀里。
  「现在,你想不想娘?#20426;?#27597;亲环住儿子坚强的臂膀,媚道∶「那里的东西很特别┅┅」
  「问天还没有走,娘莫非忘了?#20426;?br />  ?#24863;?#31206;的是个色鬼,现在只怕正搂着仙儿。」王似花眼波流动,玉手握住儿子的棍身∶「天很快就亮的,听娘的话,嗯┅┅」
  「娘,你抓紧些。」关旺天大手一揽,将母亲抱在?#25345;小?br />  
  ***
  诱人的香气,勾魂的胴体。
  问天圆睁虎目,看得似已痴了。
  翠仙儿摇摇摆摆的扭了进来,一双?#25191;?#19978;问天的肩膀∶「秦爷,没看过女人吗?#20426;?br />  她的身上光溜溜的,就连一丝布片也没?#23567;?#21452;峰挺拔,小腹?#25945;梗?#21449;开的大腿间露出一撮毛发┅┅
  问天却没有动,他的脑里正在思索,年初的沉案又已浮现出来。
  「你是风二娘!」问天忽然大吼,锁住翠仙儿的手腕。
  翠仙儿攸的一怔,?#24067;溆置?#31505;道∶「秦爷劳累过多,难免会认错人,妾身翠仙儿。」说着,她的身躯前移,双乳贴上问天的手臂。
  「风二娘,你还敢抵赖?#20426;?#38382;天回避翠仙儿的撩拨,看得更加仔细。
  「风二娘是谁,恐怕秦爷眼花了吧?#20426;勾?#20185;儿抬起粉腿,把脚抵上问天的胯?#20426;?br />  雪白的脚掌,鲜艳的寇丹,若是别人,问天早已扑在身下了,只是这个女人──风二娘,幼名美娘,年二十九岁。十六岁嫁与山东贾家,十八岁丈夫患病而亡?#25381;?#22919;难奈,竟诱家翁私通,不足半年,其?#33179;?#31934;而死?#27426;?#21313;岁与人私奔,路遇淫妇万妙仙娘,习得采阳?#25346;?#20043;法,始得害人┅┅年初三?#25314;?#20599;入振远镖局,一夜之间,吸尽一十三位童男精血┅┅其人面带?#19968;ǎ?#39048;下有一红痣┅┅
  想到这里,问天不由望向她的颈处,肤如?#23376;瘢?#20809;滑惹人,哪有什麽红痣?
  面具可以隐人,痣是不是也可以藏匿?
  问天摇摇头,松开翠仙儿的手腕,苦笑道∶「在下失查,可弄痛了夫人?#20426;?br />  「妾身痛倒没?#26657;?#21482;是秦爷的话让人吃惊。?#21246;?#20185;儿抚弄手?#24120;?#25509;着又道∶「妾身丈夫不幸?#28909;ィ?#22996;身在关夫人身旁,哪会是什麽风二娘?#20426;?br />  「夫人的容颜与风二娘极为相似,秦某才会┅┅」
  「秦爷不相信贱妾,难道还┅┅?#21246;?#20185;儿用脚趾挑落长袍,轻抚着问天的阳具∶「关夫人的话,秦爷也不相信?#20426;?br />  关夫人?他怎麽说?
  问天目光一闪,等着她说下去。
  翠仙儿却没?#24615;?#35762;,脚趾贴住阳具,慢慢的抚到根?#20426;謾?#22827;人说,这┅┅」她的脚停在卵蛋下面,身子突然晃动起来,惊呼道∶「这里怎麽┅┅」
  话未说完,她就已倒下。
  她看到了什麽?
  
  ***
  关旺天抱着王似花,放在二楼的床上。
  养心楼里没有灯,却有着无尽的珠宝。
  「红贝」是一颗夜明珠的名字,它发出的光芒就是红色的。
  红色的明珠,淡红的墙壁,红色的大床,被情欲激起的母子。
  母亲的纱衣褪到床下,儿子的肉棒冲天而起,「天儿,」王似花玉?#31181;?#21521;?#27493;恰謾?#25226;柜子打开。」
  柜子里是一条皮鞭,看到它,关旺天的眼光更亮了。他的眼中突然闪现出魔性,颤抖着抓起鞭柄向母亲递过去。
  「娘!你想┅┅」
  王似花并没有去接,而是反身趴在床上,高耸起两瓣丰厚的臀峰。
  「娘┅┅?#20426;?#20851;旺天声音颤抖。
  「打我!」母亲的声音充满?#19997;是蟆?br />  ?#20463;┅?br />  「用鞭子打你的母亲!」
  「好!」
  声音刚落,指粗的皮鞭就挥了下去。
  「叭!叭!」
  「我儿,嗯┅┅我儿┅┅用力些┅┅」
  
  ***
  翠仙儿睁开眼的时候,她的两手已被?#32431;?#22312;那把椅子上,问天光溜溜的站在她面前,用手托着她的下?#20572;?#25351;着自己的下身,道∶「?#34892;?#20107;情不知道更好,」他的?#31181;?#25720;向下面,?#20250;?#21453;手一刺∶「你既已知道,那也怪不得我,只是在你暴毙之前,秦某先要尝尝风二娘的手段。」
  翠仙儿道∶「我不是风二娘。」
  问天道∶「风二娘并不?#27426;?#35201;死,只?#24378;?#21040;我秘密的人就不同了。」他的左手挑起阳具,右手竟从卵蛋下伸入体内,包裹着?#31181;?#30340;,是两片嫩红的穴肉。
  男人,怎麽会?#34892;?#31348;?
  谁也不会想到,声振天下的开封府第一名捕,竟会是一个阴阳人!
  问天的样子却没有私毫害羞,一?#25191;?#21160;阳具,另一手分开穴肉,对着翠仙儿道∶「秦某的小穴,可否与你家夫人相比?#20426;?br />  翠仙儿急急道∶「仙儿什麽也没看到。」
  (西门行文至此,遇到重大困难,虽曾与虎友讨论,但於阴阳人之事实是知之太少,诸君知者莫笑,不知者当以西门笔下为?#32908;#?br />  「想不想看?现在天下人还没有哪一位知道秦某的秘密。」问天揪住翠仙儿长发,把小穴贴在她的唇上∶「你好好的闻一闻,可否与你家夫人相比?#20426;?br />  「只要秦爷?#34892;耍?#20185;儿自?#31508;?#22857;大爷,?#21246;?#20185;儿眼泛秋波,舌头抵向问天的穴肉∶「如果大爷能饶过仙儿,这件事非但不会外传,?#19968;?#21487;?#22253;?#22823;爷┅┅」
  「秦某纵横江湖,倒没有什麽?#20081;?#20154;协助。」
  翠仙儿轻咬住穴肉,又忽的松开,娇语道∶「关夫人现在空闺?#25293;?#19981;知秦爷┅┅」
  『关夫人?#20426;?#38382;天的心不由?#27426;叮?#20004;手更用力的抓紧翠仙儿的长发∶「不要乱讲,秦某岂是负友贪淫之人?#20426;?#20182;的面庞都已因激动而扭曲,勃起的肉棒上已显现出一根根青筋。
  翠仙儿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,女人的心本就很细,更何况她这种女人中的女人?
  翠仙儿笑了,一个即将死亡的人,却突然有了机会,总忍不住要笑的。
  她的嘴嘬成一个?#19981;罰?#24930;慢的向里吹气∶「仙儿常?#34892;?#26381;侍夫人,我的话夫人常常会听的。」
  如果你要她服侍我,她?#19981;?#21516;意?
  这句话问天并没有问出来,但他的眼睛已说明了一?#20123;ぉ?#21482;要你能做成这件事,你就不会死!
  翠仙儿点点头,接着道∶「关夫人做事的时候有个秘密,只有?#20063;?#30693;道的秘密。」
  「快讲!」
  「仙儿在讲别人秘密的时候总是要用到手的,秦爷如果想听,是不是┅┅」
  「好!」问天打开锁铐,沉声道∶「如果有半句假话,那就留你不得。」
  
  三、罪恶母子
  红红的小屋,放浪的母亲和冲动的儿子,这本就是一幅极诱人的图画,更何况儿子的手里还握?#25293;前?#30382;鞭?
  皮鞭一下下的抽下来,却并没有打在母亲的身上。反倒是她身旁的衾裤早已卷上鞭梢,被抽得一丝一条,在红光中显得格外诡异。
  王似花回眸道∶「天儿,你为何不动手?#20426;?#22905;的?#31181;?#25619;动臀峰,那诱人的美肉轻轻的弹动。
  关旺天摸住母亲那丰厚的肌肤,在小穴与菊洞间来回磨动∶「天儿不忍。」
  「娘要你做也不?#24076;俊?#29579;似花抓住儿子的手,让他往里更深入一些。
  湿热的蜜穴里已有淫液溢出,关旺天道∶「娘,你这里温温的,是不是想让天儿┅┅」
  王似花回手捉住儿子的阳具,玉手捻动着肉棍媚语道∶「娘让你鞭打,其实是为了一件心事。」
  什麽事竟要儿子鞭打亲生的母亲?
  关旺天却点了点头∶「我懂,娘是不是觉得?#34892;?#23545;不住他?#20426;?br />  王似花没有回答,她的?#31181;?#20570;成环状,带动肉棒上的包皮缓缓的拉到下面,又快速的提?#20384;礎?#26089;已膨胀而起的阳具?#19997;?#24050;现出魔形,硕大的龟冠一跳一跳的迎着王似花的挑逗。
  关旺天喘声道∶「他┅┅既负娘在先,娘又何须┅┅在意?#20426;?br />  「天儿真的这麽想?#20426;?#29579;似花玉手捏住肉冠,一双美目?#35889;频?#26395;向儿子。

?#23601;輟?!----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