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快3有规律吗|香港极速快3开奖结果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无名少女
无名少女

无名少女

无名和身边的这位少女已经在森林里面走了大约3天了。

说到无名,这个并不是他的真实名字。

只是作为一个无名无姓无记忆的人苏醒的他,也没有别人给他起一个姓名。

因此在他和少女结伴之后,少女就称呼他为无名了。

「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」无名一边走,一边?#39318;?#36523;旁的这位导游。

少女抿了抿嘴唇,清秀的面?#23383;?#19978;带著名为没有表情的表情,缓缓说道。

「城镇。

」「哪个?」「最近的那个。

」无名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,用手撑了一下额头。

「明明长得这?#32431;?#29233;,怎么对我这么爱答不理。

」心中的话却又不能放在明面上讲,只能憋在心里闷自己。

不爽的同时,无名也再一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身旁的这位少女。

五官精致,一头齐背的黑色直发简单的梳理飘落而下,上身穿着的是白色的长衫,而长衫的下摆露出了穿着白色软长裤的玉腿,搭上简单的行李挎在身旁,青葱的手指上带着一枚戒指。

而腿上穿着一个简单的布靴,腰间别着的是她的配剑、钱袋和一个玉佩。

除了鞋底的一些泥土,其他的都是洁白的颜色。

少女大概到无名的肩?#23380;?#21491;,而无名自己则是大约有七尺左右的身高,或者说,1米8左右吧。

而反观无名自己,则只是一套和他醒来?#26412;?#22312;身边的一些装备,除了那把比较好的剑,其他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。

「你想起什么来了吗?」少女在一个分叉口停了下来,转头问了无名这句话。

「没?#23567;?br />
还是一片空白。

」「说来也奇怪,这迷雾森林里,竟然躺?#25293;?#19968;个这样的人,身上没有?#19997;冢?#33258;己也没有记忆。

不过你这个?#35828;?#26159;不一般,身上的功力超越常人,这一副身体也应该是修炼过得,我看你应该也是一个在江湖上飘过,甚至是有名气的人吧。

」少女这一番话倒是让无名陷入了思考,自己无名无姓,?#32431;?#26377;一身本领,若是在城镇里估计是要被人嫉妒死啊。

「那你觉得你打的过我吗?」无名倒是返还了一句。

「五五开吧。

」不知这是那个少女的肯定还是嘲讽,无名也就点了点头,?#21364;?#30528;少女觉得他们的?#36739;頡?br />
「中午了,我们在这边先休息一会儿吧,吃点东西上个厕所啥的。

」少女的刚说完话,无名就开始在这个分岔路口找地方坐下来。

而少女在坐下之后就从她那个神奇的戒指里取出干粮。

不得不说,没了少女的干粮,无名是铁定会饿死的。

虽然少女在捡到无名的时候并没有带他上路的打算,不过在认真审视一番之后,或许是因为他的能力,还是带着他走了下去。

一边吃着干粮,他们两又开始了一轮闲?#27169;?#36825;?#33267;?#22825;只是活跃气氛的,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东西。

而少女也就随意的回回话。

吃完了他们就上路了,两条路看上去一模一样,无名在?#21364;?#23569;女收拾的时候瞎逛逛,发现了一个废弃的?#25918;啤?br />
?#25918;?#19978;一个写着到「主城」,一个写着到「血狱」,无名?#27604;?#26159;对这个没什么印象,而少女见了,说:「两个地方都行吧,先走再说,反正我们也不知道那条?#32933;?#21435;哪里的。

迷雾森林可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。

」选了一条路,大约走到了森林的尽头,前方的路都变得不一样了,这一看就不像主城的地?#21073;?#26080;名也就知道这里是血狱了。

而少女则撇了一?#20262;歟?#35753;无名保持警惕,因为血狱是邪修们的地盘,虽说他们两个旅行者不是邪修们的目标,但还是小心为妙。

两人躲在树的背面,看着四匹魔马载着两辆马车在狂阔的大路上慢行着。

驾车的都是邪修们,而车里的东西。

「是被邪修们抓的奴隶。

」少女说到。

由于马车上都是围栏,所以两人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妹子被抓了过来。

看见车上的女孩们以人柱的姿势绑好,身上一丝不挂,有的是穿着丝袜,嘴上都带着口球,银丝顺着口球而下。

无名被少女挡住了。

「不要?#20445;?#21363;使是要?#20154;?#20204;,也不能冲上去送死。

」带头的马车的车夫显然就是这批邪修的首领,穿着巨大的铠?#20303;?br />
而两辆马车上的车厢里面邪修们都在肆意的淫虐这被抓的奴隶们。

如儿现在就被一名邪修给抓了起来,作为家里的大小姐,身旁还有另一辆车的女孩都是她的家眷。

穿着丝袜的腿上留下的是混合的不明液体。

就在她等着要被那几名邪修给开苞的时候,一名邪修突然没了动作。

随着一名邪修的倒下,无名和少女就冲了出去。

那么那名邪修为什么会倒下呢?原来是少女的飞刀刺进了他的脖子之?#23567;?br />
两人拔出剑开始与邪修对决。

邪修们人数不多,怕死的就直接?#29992;?#20102;,而留下来和他们干架的也就寥寥三四个。

不得不说少女和无名的配合很有默契,少女用着暗器和细剑收割人头,而无名用着他自身的「天赋」也可以打出自己流派的剑法。

就在双方僵持之下,一名邪修抓起了车上的如儿,把她挟为自己的人质。

「你们懂得」。

邪修向着无名和少女喊话到,一时两人保持姿势不动,?#21364;?#30528;最好的时机。

如儿漂亮的眼睛瞪大,望着两位见义勇为的恩人,自己呜呜直?#26657;?#36125;齿恨不得咬碎口中的口球。

两人也无法乱动,对面的邪修仗着人质也在盘算着他们的条件。

「血斧大人,你说我们该怎么办?」血斧应该就指的是那个手持巨大血色战斧,骑?#25293;?#39532;的首领了,这应该是他的代号。

而那血斧也就回了那挟持着如儿的邪修说,「男的杀了,女的抓了。

」话音刚落,无名只见身边的少女似乎元气大开,细剑上裹上了一丝黄金色的剑气,而她那修长玉腿也在微风中划出优美的一丝曲线。

无名知道少女虽然是想要救女孩她们的,但也不会傻到拿自己的安危做做赌注。

眼看?#25293;?#37034;修的刀在那位女孩的脖子上越来越近,少女抿起了嘴唇。

「三」对面开始倒计时了。

「准备了。

」无名也不知少女是如何告诉他这句话的,她明明没有动嘴。

显然他们是不会投降的,他们二人准备要开始反击。

而此时的如儿眼泪直流,「二,你们还真是冷酷啊。

」如儿也明白对面可能是要放弃自己了,毕竟自己对于他们只是一个?#21543;?#20154;。

「呜呜呜!!

!」如儿的娇躯被拉得?#25163;保?#30524;泪倒映着阳光。

那个邪修的「一」的一声刚落,少女就和无名就分头行动,少女用极快的速?#21364;?#32972;后击倒了那名邪修,而无名则救下了那位女孩,砍断了她的塞口球。

「谢谢谢谢!」如儿只有对自己的?#35753;?#24681;人们连声道谢。

而无名没有时间解开她身上复杂的绳索,只有先把她放在了两人的身后,远离战场。

「废物一群。

」血斧骂了那些逃走和死亡的邪修,?#22919;?#25972;天知道玩女人,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练功的。

」血斧眼看自己身边的那些邪修也没什么战斗力,就端起巨大的斧头,驾着马匹冲向了少女。

无名见着血斧冲向了少女,自己也开始冲向少女。

无名体内的功力在他的召唤之下突然大涨,无名也顺?#39057;?#23558;功力凝聚在了剑刃之上,打向了血斧的坐骑。

在接触的一?#24067;?#38271;剑把血马给击翻了,而血斧也倒了下来。

「妈的,怎么会?」血斧想办法直起身,可是自己全身的盔甲太重,想必是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了。

少女被无名的攻击一惊,突然愣了下来。

而就在无名准备结果血斧的时候,一个妖艳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「还好血姬大人早有准备,派我来查看你们的情况。

」?#24039;?#38899;?#24378;?#36817;少女的。

在后面观察的如儿刚叫出「小心鞭子」四字,少女就被?#24039;?#38899;的主人一鞭子打趴在?#35828;?#19978;,无法反击了。

「小妹妹,正面袭击你可干不过我。

」无名抬起头,看到那妖艳的女子穿着火?#20445;?#24038;眼被刘海遮住,身后的波浪长发及臀。

穿着暴露,带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中提着一幅黑色的鞭子,那就是刚刚击倒少女的鞭子。

而此时血斧也慢慢在武器的支撑下站了起来。

「好你个琳靡,竟然跟踪我。

」,琳靡则不?#22836;?#30340;回了一句,「不跟踪你你不就要被这两个小鬼头干翻在这里了吗。

」,「不管这么多了,赶紧解决回去。

」血斧起身似乎也无心恋战。

而无名刚摆好姿势准备迎?#21073;?#23569;女又吃了几次鞭子。

「老实点哦,小妹妹。

」那妖艳的声音?#33268;樗致?#30340;。

无名刚要冲向少女,自己却又不知道她的名字,喊不出什么东西来。

「叫我?#23545;隆?br />
?#25346;对?#19981;知是用什么方式把这个名字传到了无名的脑?#26657;?#36824;?#26657;?#19981;要救我,快?#21360;?br />
」「当心斧头。

」而身后如儿的一句话使得无名把头转向了血斧,无名尝试着再一次运功,用长剑挡住斧头,以免?#35828;?#33258;己身后的女孩,但是功力?#31449;?#26377;限,长剑也抵挡不住巨斧的砍击,剑虽然没有断也弹飞到了一边,无名自己也不知在被砍之后还是死是活,快要失去意识地倒下了。

无名看到此时?#23545;乱?#32463;被琳靡给绑了起来,下体的白色软长裤被撕了个粉碎,身上的白色长衫?#19981;?#20026;了碎片。

而脚上的布靴也?#27426;?#22312;了一旁,她纤细的玉在那软长裤之下还穿着一双洁白的白丝袜,丝袜?#25112;?#20102;大腿的根部,可以看到微微?#25112;?#30340;痕迹。

除此以外身上就是一丝不挂了,胸罩和内裤也被不见了踪影。

?#23545;?#27492;时的雪白肌肤就暴露在?#19997;?#27668;之下。

「呜呜呜……?#25346;对?#33021;够发出的也只有这蚊子一样的声音。

自己洁白的脸上被戴上了一个乌黑的口球,口球上挖了洞,而银丝顺着口球的洞流下来。

同时咬着口球的双唇因为自己的全身?#35805;?#25104;o形而有一些惨白。

她的双手交叉在身后以w形的被死死的捆?#23380;。?#33046;子上被戴上了一个玄铁的项圈,背后的双手被反吊在了项圈之上,一根根手?#21103;?#38134;丝缠绕,相互约束着另一只手上的手指。

而她的双臂也被反扭到了极限,泛着乌光的黑绳勒地十分紧,绳子旁边原本的洁白肌肤也变得有一点点的紫红色。

?#23545;?#21069;身并不大的胸部也没逃过厄运,它们被琳靡从根部套紧并且收紧,她的两只不大的乳房也硬生生地扩大了几个尺寸。

胸前的绳子像是8字形的围绕着她的胸脯,而两个乳头之间也被银链?#21767;櫻?#37027;链子比原本两个乳头的距离小了不少,还得?#23545;?#30340;乳头被收紧,十分的难受。

而?#23545;?#22312;身后绑死的双臂又被一条黑绳极限反吊在了香颈之后。

由于刚?#31449;?#21382;了一场恶?#21073;对?#20165;存的丝袜上也沾上了汗水,变得?#34892;?#21322;透明,有一种朦之?#23567;?br />
而在上身的黑绳则是引了出来,在?#23545;?#30340;股间穿过了股绳。

弄得?#23545;?#30340;脸上泛出了微红。

从股间之后又开始把她的白丝美?#21364;?#26681;部开始捆绑了好几圈,膝盖,小腿,脚?#20303;?br />
而脚底板上琳靡也用黑绳隔着白丝把?#23545;?#30340;大脚趾给绑在了一块并且串上了脚踝的黑绳。

如此严密的捆缚没有给?#23545;乱?#19997;挣脱的机会,而最后则是将这绑好的白丝双腿极限反折,一头黑色直发?#32531;?#32499;编成了鞭子一样,把?#23545;?#30340;白丝脚底上大脚趾捆缚的地方连接在了一起,使得?#23545;?#30340;白丝小脚紧贴自己的后脑?#20303;?br />
而项圈上引出来的黑绳也捆住了白丝脚踝上的绳子。

使得?#23545;?#30340;白丝小脚底板是离不开她的后脑勺了啊。

而由于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于极限,大小腿之间即使是用黑绳相连也没能?#21796;?#32039;并拢,不知是?#23545;?#30340;柔性好还是黑绳子的韧性强,而那两个乳头间的银也连接到了她的股间,似乎琳靡这个妖艳贱货也在她的三个孔洞之处装上了按摩棒,而那银链也就连接在了股绳和按摩棒之上。

相信震动会随着链子传到各处吧。

?#23545;?#26174;然是动弹不得了,她即使挣扎也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加大的苦?#36873;?br />
她的前额被打散的秀发给遮挡了不少,乱发下的眸子也只有?#32431;?#20043;意,和那在深处的最后一丝坚毅。

而在?#23545;?#30340;项圈上,双臂上和膝盖处又结下了黑绳,?#23545;?#23601;轻易的被琳靡给用单手给提了起来,着实像一团「肉块」。

无名此时趴在地上,也快要失去意识了。

而他身后的如儿依旧是被五花大绑的,被血斧给提回了车上。

而?#23545;乱?#34987;扔进了那一群被抓的奴隶之?#26657;比?#22905;现在也是其中的一员了,而无名最后一眼看到?#23545;?#26080;奈地挣扎发出呜呜的呻吟,晶莹的液体从下体流了出来,眼神也向他这边看去。

无名不知琳靡是如何在?#35813;?#20043;内把?#23545;?#25414;?#30733;?#36825;副连最?#22270;?#30340;奴隶也不会承受的姿?#39057;模?#32780;他自己也在受伤和失血之?#26032;?#24930;地失去了意识,之间那两辆马车一前一后,载走了他们的战利品。

而无名却无可奈?#21361;?#26127;死了过去。

?#23601;輟?!---->